主站 [切換分站]
首頁/國內樓市/正文

又一房企中招,金科股份遭深交所11問

2019-05-21 來源:
 
點擊
 
評論

5月20日午間,深交所對金科股份(000656.SZ,下稱“金科”)下發年報問詢函,要求其對2018年凈利潤增幅遠超營收原因、毛利率增幅較大原因、是否存短期償債風險、監事會主席持股來源等11個問題進行詳細說明。

  2018年報季落幕,上市房企卻頻遭問詢。金科之前,已有新城控股、大悅城、泰禾集團、光明地產、陽光股份等多家企業遭交易所問詢。問詢內容多涉及公司負債、銷售數據、現金流、存貨減值、盈利能力可持續性等問題。

  此番中招的是金科,深交所問詢直指其資金與經營痛點。

  資料顯示,期末金科資產負債率為 83.63%,處于同行業較高水平;速動比率為 0.38,同比下降 0.06 個百分點;一年內到期的有息負債為 600.90 億元,同比增長 54.46%;貨幣資金期末余額為298.52 億元。

  而其存貨周轉率由 0.31下降至0.23、流動比率由1.71下降至1.55、速動比率由0.44下降至0.38.由此,深交所要求金科結合在售項目回款情況、金融機構授信額度等量化分析,說明是否存在短期償債風險及應對措施。

  另一個疑點是,2018年金科營業收入412.33億元,相比上期增加18.63%,實現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 38.85 億元,相比上期增加 93.85%,凈利潤增幅遠超營業收入增幅。在主營業務范圍未變化的情況下,深交所質疑這一現象的原因。

  同時,2018年金科經營現金流量金額為13.29 億元,相較上期-84.85億元大幅增加。深交所要求其結合相關經營活動收到及支付的現金情況,所涉主營業務活動發展情況等,詳細說明相關經營活動現金流變動原因。

  此外,截至 2018年12月31日,金科短期借款期末余額為 31.96億元,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期末余額為244.43億元,貨幣資金期末余額為298.52 億元。

  深交所要求其披露:公司存在大規模債務且負擔高額融資成本的同時,維持較高貨幣資金余額的原因及合理性;除已披露受限貨幣資金及應收賬款外,是否存在其他尚未披露的潛在的限制性安排;資金管理機制是否完善,內部控制機制是否具有有效性;是否存在與控股股東或其他關聯方聯合或共管賬戶的情況。

  資金狀況之外,金科存貨數據同樣受到關注。期末其存貨1608.35億元,占總資產比例為69.7%,較2017年末增加536.13億元,增幅50%,存貨跌價準備為8612.42萬元,較上期2.17億元大幅降低。深交所要求其詳細說明存貨大幅增加原因,并披露本期存貨科目中借款利息資本化率情況。

  不同于其它房企,金科股權激勵情況成為被問詢的重要內容。公告顯示,金科監事會主席劉忠海持有公司股份395萬股。深交所要求補充披露劉忠海所持股份是否來源于公司股權激勵計劃,是否符合《上市公司股權激勵管理辦法》相關規定。

  截止報告期末,金科共有159個項目實施了房地產項目跟投,涉及總跟投資金 9.7億元。深交所要求補充披露主要員工跟投項目的盈虧情況、各類別主體的收益分配金額、實際投資金額與收益分配金額之間的匹配性、退出情況。

  此外,期末金科公司董事、高級管理人員在跟投項目中投入金額6114.86萬元。而金科相關管理辦法規定,公司董事、監事、高級管理人員及其所控制或者委托的組織,或者與其關系密切的家庭成員不得作為跟投人。深交所要求其說明,相關項目進展情況及相關董事、高級管理人員預計退出時間。

  上市房企頻遭問詢背后,“政策監管的環境和方向發生變化。”同策研究院總監張宏偉告訴第一財經,目前趨勢是,提高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方面的要求。從企業角度來講,只有對年報數據做好解釋,對投資者和市場負責,才能在嚴監管中“活下去”。

  對于金科來說,負債、現金流、營收情況,交易所問詢內容招招直擊其痛點。而5月27日前,金科需要就這些問題向市場作答。


網友參與評論
 
條評論
表情
點擊加載更多
返回頂部
山西11选5彩票通